王者归来兮 任重而道远

王者归来兮?任重而道远!

——记加拿大安大略省民主选举

(记者 杨立纲 高秀山 陈源 综合报道)

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换届选举历时满月,终于在6月7日晚正式落下帷幕,选战烽烟消散在一片蓝天之中。从代表进步保守党(the Progressive Conservatives, PCs,以下简称保守党)的蔚蓝色选情图里,省民们已经提前预料到了久违的结果。

蔚蓝尽染,反映了广大选民的普遍期盼心态,昭示了安省的未来发展趋势!

📷

安省选民创造了历史记录

在安省124个选区中,保守党赢得绝对压倒性的76个席位,获得资格(超过63席)组建多数政府。保守党从安省41届议会仅有的27席位,猛增了49个席位。

新民主党(the New Democrats, NDP)取得40个席位,成为官方反对党。

目前执掌着省政府大权的安省自由党仅仅取得了可怜的7个席位,失去了48个席位,甚至丧失了官方认可(Recognized Party)的政党资格,不再享受政府补贴的政治经费,在省议会里也不再享有政党特权。

绿党赢得了1个席位。绿党1位议员和自由党的7位议员一道,作为实质上的独立议员,不具备政党议员资格。

📷

“我的朋友们,这场胜利属于你们!”(加通社图片)

📷

欢呼雀跃的保守党支持者(路透社图片)

保守党党魁道格•福特(Doug Ford) 即将走马上任,成为一省之长。在保守党竞选中心,福特发表了激情演讲。福特向广大支持者表示,这次省选的胜利,是“人民的胜利”,“我们一起创造了历史。我们夺回了安省,从而创造出一个为人民的政府。”

福特肯定,“要向世界传递一个信息——安省对所有的商机敞开怀抱。”他的政府将着眼于经济,着重于培养本地企业的竞争力,削减企业税,从而促进就业。福特还承诺,要扶持本省的中产阶级,尊重纳税人。他发誓,“那个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政府已经终结了!”

福特强调,新政府会着重于服务,“会努力让安省成为全球最宜居、最好的抚养家庭的地方!”

就在6月7日晚省选结束不久,10点50分,现任省长凯瑟琳•韦恩黯然神伤,哽咽着宣布失败,辞去安省自由党党魁职务,即时生效。

韦恩曾经当过5年的安省自由党党魁,她同时也是安省的第一个女省长和公开了同性恋身份的省长。韦恩在自己的当河谷西(Don Valley West)老巢,以微弱优势获得选区胜利,这总算挽留了些许脸面。

📷

韦恩宣布辞职瞬间(网络图片)

这次选举,自由党彻底丢掉了多伦多外围市镇905地区。这个地区人口较为密集,选区数量较多,是历次大选的重中之重。在上次大选中,自由党能够组成多数政府,与获得905地区选票支持不无关系。

据分析,由于自由党一连串的政策失误,如电费飙升,未能控制车保费,强行通过小学性教育课程,甚至公然支持大麻合法化,导致他们失去了中产阶级,特别是绝大多数家庭的支持,从而丢掉了中产阶层众多的905地区。曾经的自由党支持者们,大部分反戈倒向了保守党或新民主党。

​6月2日,本应选战正酣,但自由党党魁韦恩就已经像泻了气的皮球。她在竞选活动中说,“如果你担心自由党会当选,这已经不会发生了。所以我们需要自由党支持者们,阻止出现任何一个多数政府。”她吁请选民们把对她本人的意见放一放,为了让下一届安省政府受到监督,支持自由党候选人。她心有不甘地解释,无论如何,选民们应该希望一个少数政府上台,以避免政府的行为过于极端。

随后,自由党的代表想要与绿党讨论联盟。但是,安省绿党领袖施莱纳(Mike Schreiner)公开拒绝,“我对党派地位、结构性问题没兴趣,而是对如何与保守党、新民主党、自由党合作感兴趣,从而推动立法,让贵湖、乃至整个安省受益。” 施莱纳以45%的得票率,遥遥领先贵湖(Guelph)选区的其他候选人,为安省绿党获得有史以来首个议席。

按照现有法律规定,政党须至少有8个席位,才有资格成为官方正式党(Official Party)。在立法会,内部经济委员会每年给官方正式党拨款,官方正式党可用这些资金进行研究,并给职员发工资。

那么,自由党在大选中只取得7个席位,离官方正式党的地位尚差一席。绿党不愿与自由党合作,这意味着自由党不仅失去执政权,还可能失去政府补贴,甚至参加辩论的机会。自由党还可能在答问时间(Question Period)上受到限制,不能参与各种委员会的议程。

原自由党党领韦恩在记者会上表示,她希望福特改变规则,给自由党官方正式党地位。福特表示,他会与其团队在未来几天或几周谈论这个问题。

在全新的立法机构中,新民主党领袖安德里亚·霍华兹(Andrea Horwath)将出任反对党的领导人。安省新的议会(Legislative Assembly of Ontario)组成较上届已经彻底不同。



各党派选战临阵抱佛脚

按民调显示,在安省历史上,选民结构正在发生显著改变。千禧一代(1982年之后出生)的选民登记人数第一次超过了婴儿潮一代(二战后出生的一代)。因此,在省选启动之初,有关分析曾认为,这一情况将会对省选选情带来重大影响。

最近几届的统计也显示,千禧一代的投票率在上升。2015年的联邦选举,千禧一代的支持便是自由党小特鲁多当选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民调认为,千禧一代更倾向于投自由党和新民主党NDP的票。千禧一代的年轻人更现实,最关注可负担性住房和育儿开销等问题。

2017年4月份,安省自由党政府推出可负担性住房政策16条,意图在这方面有所建树。但事实是矫枉过正,效果适得其反。同样,在这次省选中,新民主党在相关方面也着力进行了政策承诺,的确为该党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支持。

📷

参加辩论的党魁们“笑里藏刀”(网络图片)

职场、工会,各种协会、行会以及众多的移民群体,都是影响选举结果的重要方面。曾实行开明的移民政策的自由党,事到临头,也未能挽留住各族裔选民,尤其是华裔选民们跑路的心。

笔者接触到的警察官员坦言,“你要希望更安全地生活,那就应该支持福特!”而与餐饮、建筑、金融等小企业主们的交流,更令笔者坚信,自由党政府强行实行最低工资制,其实事与愿违,导致很多业主不得不裁员,压缩成本,从而导致全职工不得不走上兼职工的竞争市场。笔者也曾与早期移民加拿大的亚洲和欧洲人士交流,他们基本一边倒地相信,只有保守党才能够改变目前令人困惑到难以忍受的现状。

进步保守党的胜利,说白了,是广大省民渴望彻底改变的诉求,是大多数选民对近年来自由党的错误政策发泄不满,和对安省经济发展失望的集中表达。换句话说,保守党恰逢其时,乃众望寄托。

📷

(多伦多星报图片)

纵横观察15年来,安大略省的社会经济发展,的确差强人意,就如王小二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。在“安省竞选白热化,党派选票连城贵”一文中,笔者引证相关研究成果,针对15年来安省糟糕的经济发展指标,用图表作了直观说明。选民渴望生活成本降低,特别愤满于高昂的生活代价,包括高企的交通费用、电费、汽车保险,以及育儿费用等。

安省电力价格高企,年复一年快速增长,已经导致千万省民的生活质量下降,不少家庭挣扎在选择时段的过程中,算计着何时启动厨房电器和洗衣烘干设备,以便合理采用低谷电价,控制住电费支出。

相反,作为自由党政府大力支持的安省第一电力(Hydro One),却在实质上行使着国有垄断权,采取着市场化运作,董事会、经营管理成员工资、奖金也是年年大幅度提升。特别是,其CEO的巨额奖金,成为道格•福特炮轰自由党政府的重器。

另外,不顾实际地照单接受难民,令财政背上沉重包袱,甚至令多伦多的两所大学校舍成为临时避难收容站,不仅是现任多伦多市长抱怨联邦政府和省府的话题,也成为市民的心虑。

为了配合联邦政府创造经济效益,美其名曰“医疗用途”,“杜绝黑市交易”,一厢情愿地推进大麻合法化进程,更成为各界人士的忧患。不忘1840年鸦片战争的华裔们,对此怎能无动于衷?!

而在小学四年级开始进行匪夷所思的性教育,更加激起了包括华裔在内的各族裔的一致愤慨。

在多元化的旗帜下,大肆宣扬同性恋、变性,催使社会性别模糊化。这也使得不少选民在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时,更加坚定了信念,明确了选项。

这次省选,许许多多的选民抛弃了自由党,转投保守党或新民主党。不仅是各党派之间,围绕着政纲展开了激情搏斗,而且选民自身内心深处,也在发生着现实利益与价值观的冲突较量。

实际上,从省民到选民,从政客到政治家,无一不会结合切身利益,凭借个人的兴趣爱好和价值判断,依靠个人的权利范围和能力大小,在宪法的框架内进行着政治诉求。所不同的是,大家的表现力和影响力所产生的效果存在着显著差异。特别是,政治家与政客有着最大的不同,前者为信仰和理想而战,可以牺牲个人的一切私利,后者则患得患失,甚至不惜付出人格与原则的代价!

这不由得让人想起第21任总理马田的自由党时代(2003.12-2006.2)的比琳达.斯托罗纳克(Belinda Stronach)。斯托罗纳克是一个成功的商人、企业家、慈善家,但是因为当年其看风使舵,从保守党战壕跑到自由党阵地,一度受到人们诟病。

华裔选民寄厚望于保守党

“多亏了我那关键的一票!” 在得知保守党取得省选绝对性的胜利后,很多华裔选民已经情不自禁,不但表明自己不再袖手旁观,而且郑重其事地行使了自己的合法权利。

正如华人微信群里的肺腑之言“致有选举权但不打算去投票的公民”所表达的那样:

“你不去投票,就等于跟别人说,‘我无所谓,我不在乎,请当我不存在!’投票是一种选择。你不去投票,本身也是一种选择,选择让别人帮你决定,谁来决定你的吃喝拉撒睡,决定你该交多少税,决定是否减少你本来就享有的权利和福利!

在加拿大,谁也无法置身于政治之外,只不过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,无论你有多么不喜欢!

选谁不选谁,还是谁都不选,本身就是民主和自由的体现,也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,但你必须站出来走过去,作出你的选择,你才是主体意义上的存在,否则你只能是客体式的存在!

问问自己,你是真的心甘情愿的接受别人给你安排的生活,而不想表达一点点自己的喜好吗?!”

更有人煞费苦心,公开发文“华人!你有不投票的资本么?”呼吁具有投票权的华人,珍惜手中的权利。

📷

幽默的煽动(网络图片)

事实证明,华人在本次省选中,非常显著地树立了华裔选民参政的崭新形象。

代表保守党出战的华裔候选人中,有3位新人皆为首次参选告捷,获得选区席位。他们分别为柯文彬(Vincent Ke)、彭锦威(Billy Pang)和韦邱佩芳(Daisy Wai)。

柯文彬在多伦多市当河谷北(Don Valley North)选区胜出。他毕业于中国福州大学,取得德国工程硕士学位,1998年携妻儿移居加拿大,后来在一家通讯设备公司担任工程师,并担任福建省泉州同乡会理事长。

彭锦威在约克郡(York Region)的马克汉姆——渔人村(Markham-Unionville)选区胜出。马克汉姆市(俗称万锦)于1971年建镇, 于2012年7月1日升级为市,与中国武汉、佛山、南海和花都等建立了友好城市关系,在加拿大全国城市中华裔占比最高。渔人村是其中发展最快的中心城区,华裔占比超过40%。彭锦威于2000年移居加拿大,信奉基督教,曾公开反对在约克区建赌场,于2014年首次当选约克区教育委员。

韦邱佩芳在烈志文山(Richmond Hill)选区胜出。她在加拿大生活30余年,有20年的创业经验,于1993年在多伦多地区创立了一家市场营销和广告公司,曾任烈治文山万锦华商会主席、约克区警察局董事会成员,信奉基督教。

相形见绌,自由党的华裔候选人全部落选。代表自由党出战的候选人有新手丁古丽红(Li Koo)、郑小平(Alvin Tedjo),还有元老级别的黄素梅 (Soo Wong)、李振光(Chin Lee)和在任的省议员董晗鹏(Han Dong)和马克汉姆市议员杨绮清(Amanda Yeung Collucci),他们纷纷在本届省选中落马。

在华人比例高居47%的爱静阁选区,华裔优秀代表人物、家喻户晓的黄素梅女士的落选,令人扼腕叹息。人们不约而同地叩问: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?

有人就直言不讳,与其说大家投票来选择一个政党,倒不如说投票来淘汰一个政党!

纵观历史,华裔成为保守党议员,要比成为自由党议员和新民主党议员困难得多。在此次省选过程,从推选华裔议员,到推举保守党党魁福特,华裔选民群情激昂,行动力大大超过已往。是次华裔保守党候选人的毫无悬念胜选,可以说是华裔选民积极参政议政的辉煌之作。在安大略省积极助选的华人中,大陆移民居多,也是安大略省政局巨变的新特点。

保守党实施政纲路漫漫

安省民主竞选的压倒性结果,切实体现了大多数选民的核心意志。这不仅是对胜选的保守党的殷切希望,在今后的任期内,能否有效地实施竞选纲领,也是对胜选的政治家们包括政客的一场长期的严峻考验。

回顾竞选的过程,由民调公司Forum Research所公开的调查数据,比较准确地反映了各个党派竞选政纲对选民的影响作用。例如,在5月28与29日所做的调查显示,保守党支持率反弹至39%,领先NDP的35%,而自由党支持率继续下滑,跌落至19%。Forum Research预期保守党可以获得77个议席,足以组成多数政府,而NDP可以获得41个议席,成为官方反对党,自由党则只能得到区区6个议席。

由于保守党一直未公布其完整的施政纲领,一直遭到新民主党和自由党的猛烈批评,这也使得一部分选民的投票意向摇摆不定。保守党在5月29日晚间发布文件“为了民众:安省的方案”,重申并细化了早前作出的系列承诺:

1、将为拿最低时薪的人士免除安省收入税。保持现行的最低时薪$14元不变。

2、为年收入在$42,960到$85,923的人士减税20%,每人每年最多可以节省$786元。减税将在保守党政府任期的第三年生效。

3、将降低公司税税率,从现在的11.5%减至10.5%。

4、将会撤换Hydro One董事局的所有成员,并将行政总裁斯密特解雇。

5、安省保守党将设法缩短省民医疗轮候时间,在未来5年新增1.5万个长期护理床位,未来10年则新增3万个长期护理床位。反对自由党政府扩展毒品安全注射站点的做法,会将重点放在戒毒康复方面,并在未来3年内投资$2.22亿,增聘第一线员工,以缓解日益严重的滥药危机。

6、取消自由党的碳税。为驾车人士减轻汽油负担,将每公升汽油的价格减少4.3分钱。保守党将不惜到最高法院打官司,也要阻止杜鲁多自由党政府向安省省民征收联邦碳排放税。

7、将把省民的电费减少12%。这个政策将从2019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。

8、实行托儿费减税优惠。将通过退税计划,为安省家庭支付最高高达$6,750的托儿费用。

同时,在教育、交通基建、房屋以及环境保护等方面实行新的政策和措施。

教育方面:

1)为了保证学生学习时间,禁止中小学教室内使用手机;

2)改革安省教育质量和问责办公室(EQAO)的统一考试,实施标准化的考试项目;

3)充分征询家长意见,制定适合孩子年龄的性教育课程;

4)对关校采取更为慎重的政策,必须在充分审议并广泛征求各方意见之后才决定关校;

5)对自闭症儿童增拨$3,800万经费;等等。

交通基建:

1)提供双向全天候的GO火车服务,完成GO火车Bowmanville、 Kitchener以及Niagara延伸线,支持Ottawa、Hamilton、Mississauga/Brampton、Kitchener-Waterloo 以及London的区域性交通工程;

2)在已经拨款$90亿的基础上,增拨$50亿,维持现有地铁线营运,修建士嘉堡Sheppard Loop,多伦多市中心缓解线(Relief Line)以及央街延伸线(Yonge Extension);

3)研究高速铁路修建的潜力及可行性,研究将多伦多与渥太华之间401和416区间拓展成6车道的可能性;等等。

房屋:

1)在全省维持对租客的租金控制;

2)在保护绿带(Greenbelt)完整性的前提下,增加可负担房屋的供应;等等。

详细政纲可查看链接https://www.ontariopc.ca/plan_for_the_people

选民们早已迫不及待,开始呼吁尚未完全进入状态的保守党兑现承诺。日前名为“Repeal Kathleen Wynne's radical sex curriculum in time for the Sept. School year”的联名请愿活动,就表达了这种强烈愿望。

新省长福特马不停蹄,于6月9日会见了安省省督,获准组建安省的新一届政府内阁。保守党与自由党的权力交接需要三周时间,包括调集早前为联邦保守党政府效力的人员,协助组建一个强大的进步保守党内阁。预计福特将于6月29日上任。

福特计划上任后燃起的第一把“火”,就是仔细审查安省的账本,请一间审计公司到省府,逐条逐项的查账。在完成账目审计后,他计划处理在竞选中作出的一系列承诺,包括减税、削减电费和取消碳上限与交易计划(俗称碳税)。

福特新政府的另一把火将“烧掉”前自由党政府修订的性教育课程大纲。福特坚定地说:“我们会废除它”(We're repealing it)。

📷

尊重双亲(网络图片)

新当选的执政党能否逐一兑现承诺,从桌面到地面,远非一蹴而就。省民们将密切关注着福特的一言一行和新政府的各项举措。

选战烽烟已尽。在蓝天丽日下,虽然各界依然有零星口水战,但已经微不足道。当保守党接手执政后,究竟“三把火”是如何烧起,广大省民拭目以待!

Tel. 647-829-1136 I  Fax: 905-305-1133  I  yelt65@gmail.com

© 2023 by Name of Site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
  • Twitter Social Icon
  • Instagram Social Icon
  • LinkedIn Social Icon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